東吳企管學士班66級系友 謝子仁

謝子仁

* 東吳企管五十・深耕台灣基石 * 『東吳企管學士班66級系友 謝子仁』 哲名集團董事長 東吳企管五十週年「無私奉獻獎」得主 財團法人東吳企管文教基金會創會董事長 ———- 『請您自我介紹』 我是謝子仁 是東吳企管66級夜間部畢業的 94級的碩士專班畢業 『想對東吳企管說的話』 很榮幸這次受聘為東吳企管50周年慶的籌備主委 我想 我願意把所有對東吳企管出身的人 講幾句我自己感覺的話 不管你在離開學校之後 你是不是有成就 或者沒有 總之你是不可變的東吳企管人 這是一份事實你不可改變 而這個學系呢還會繼續存在 我們會沒有 學系還會繼續存在 那後面還有更多學弟妹們要畢業 那我們的所作所為我們都會成為他們心目中嚮往的對象 也是會成為他們的目標 你我的努力都會帶給他們未來的希望 那如果你願意付出 讓我們東吳企管的明日會更好 那我們就不愧你是真正的東吳企管人 『當初創立基金會的緣由?』 這個我如果記憶沒有錯的話 東吳企管基金會是20年前成立的 當初成立有一個很重要的目標 三大目標 第一就是要為在校的學生能夠提供有所幫助 第二要鼓勵在校的老師做更多的好的研究跟教學 第三希望能夠聯繫所有畢業的校友串在一起變成一個共同的串聯一樣 那就是三個目的 更是覺得人生到最後像我這個年齡 到最後一切都只剩下怎麼奉獻而已 回饋跟奉獻 所以成立東吳企管基金會的目的 是希望對東吳企管的發展能夠更好 不過眼看這20年來真的是 東吳企管基金會呢後續的接棒一棒比一棒好 『成立聯誼會的契機?』 事實上來念碩專班的人有幾個目的 除了有的要學歷 有的要真的求知識的成長 更重要的是人脈 我記得我們企管系有位老師李貴敏老師 他曾當過立法委員 他曾經在他的臉書上寫過一句話 學歷是銅牌 能力是銀牌 人脈才是金牌 思維是王牌 那成立這個聯誼會希望後進前面的大家串在一起 可以共同建立這個東吳企管的人脈 就是能夠建立大家都有這個金牌 『在碩專班就讀的經驗分享?』 分兩個階段講 第一個我是結了婚創了業才去念大學 因為我們那個時代總有家境的關係 我從一生求學都是在晚上 白天工作晚上念書 不像現在的小孩子命這麼好 只唸書就好對不對還嫌麻煩 我們那個時代沒辦法 為了求生計自己又覺得沒有念書也沒有未來 東吳企管這五年我念了五年夜間部 我那個時代要念五年 事實上對我幫助也很多 因為我真正可以用到的學理怎麼用到實務上 所以我常常在講學理不是無用學術不是無用 是看你怎麼用 你會不會用 至於再去念研究所 我想到我五十五六歲再去念研究所 我去念研究所的時候是全校最老的學生 那是一種夢想 人生自己要有夢想 你有夢最美 你要有夢想 所以再去念研究所是想達到的夢想 從小就看到人家在念碩士在念博士 那我怎麼這麼差 所以到了五十幾歲的時候覺得後來去念了以後發覺也不錯哦 很多經過三十年再去念有很多的新的學理新的知識 是在我們大學那個時代民國六十幾年那個時代所沒有的 所以也覺得有念有燒香有保庇 阿後來再去教書是意外 不是在我規畫之內 覺得能有個有這個機會回去學校 能夠回饋這些學弟妹 提供我人生的一些經驗 職場的一些經驗 我已經七十歲了 能夠回饋是一件好事 那論文我是拿我公司的例子 本來是公司對那個案子一直有所困擾 那藉由寫這個論文的機會 我反而把它找出來一個新的模式 到離開以前我還在用這個模式 來做為產銷的分析 產銷的決策 也因為這個所以我創造一個叫做工時邊際貢獻 這在學理上是沒有的 學理上財務上有很多邊際貢獻的講法 不過沒有人因為我做製造業的 沒有人用工時每一個工來算出它的邊際貢獻產生的效益 對於你所製造的東西 哪一種東西會跟銷售有關能夠產生最大的效益 指導老師是何照義老師 大我十歲 因為那時候全校的老師只有它比我老 其他都比我年輕沒有人敢指導我 『對東吳企管五十週年慶祝活動的期望?』 這次東吳企管籌辦五十周年 我只希望能夠達到很簡單兩個目的 把畢業的校友能夠串連在一起 以後在社會在職場上碰到互相是東吳企管人會互相關愛 第二個目的是要讓外面看的到 不要總是閉起家門來自己講東吳企管東吳企管 要讓外面的人看的到東吳企管人出來東吳企管畢業的會表現得多好 對職場對社會的貢獻會有多少 讓外面看得到東吳企管 讓畢業的校友大家能夠串連在一起 對於以後對於未來的學弟妹我相信會有幫助的 東吳企管 We Are Family 榮耀五十 再創巔峰